解放军未来10年注意力集中于应对台海突发事件

  概述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中国领导人就一直希望通过全面推进军事现代化,把解放军转变为现代化的军队。在整个现代化过程中,应对台海冲突是核心驱动力。尽管两岸紧张局势自2008以来已经趋于缓和,但台湾仍然是最重要的使命。解放军仍在继续建设针对台湾的能力,也在建设威慑、延迟或阻止第三方在台海发生冲突时进行干预的能力。与此同时,新时期新阶段历史使命的提出为解放军在远离本土的区域执行多样化任务提供了依据。中国按照这些需求发展了相应的能力,部署和发展了能够支持解放军执行传统核心任务(如保护中国安全,主权和领土完整)及在国内外遂行一系列新任务的装备和能力。

  军事支出趋势

  2012年3月4日,北京宣布新一年的军事预算为1060亿美元,较上年增长11.2%;这延续了中国二十多年来的两位数军费增长趋势。对2010-2011年数据的分析显示,中国官方公布的军事预算在这一时期的年均增长率为11.8%(已经考虑了物价膨胀因素)。由于缺乏透明度,估计解放军的实际支出比较困难。此外,中国公布的军事预算不包括一些主要支出类别,如对外军购。五角大楼根据2011年的物价与汇率对中国2011年所有与军事相关支出进行了估计,认为其数额在1200亿到1800亿美元之间。

  中国新增加的军事能与与制约

  快速增长的军事支出提升了解放军的训练,也使其获得了新的装备与能力。

  空军与防空力量。解放军空军从曾经只能进行国土防御的力量转变为了一只能够进行近海打击和防御的力量。空军的任务包括打击、空中/导弹防御、战略机动和预警/侦查。中国还在研发隐形技术,这一点在2011年1月进行试飞的中国首款隐形战机上得到了验证。为了响应新时期新阶段历史任务中有关保护中国全球利益的要求,解放军空军正努力加强远程运输和后勤保障能力,以完成更大规模的战略投送。不过,解放军未来十年的注意力可能会主要集中在建设应对台海突发事件上。解放军当前正处于发展弹道导弹防御和预警所需的空天一体化的初始阶段。中国仍在继续对其地面防空力量进行现代化,其中包括在2011年引入新型中程地空导弹。当前和未来的防空系统发展强调多目标防御能力,以网络为中心的作战形式,高生存性能及对强电子干扰的防御能力。

  海军。解放军海军主要关注防空和对海作战能力的提升,同时也在发展可靠的水下核威慑能力。攻击潜艇、多任务水面战舰的增加和第四代海航飞机服役都将提升中国在第一岛链及在打击任何第三方干预台海问题时的海上优势。中国还在通过发展“晋”级弹道导弹核潜艇加强水下战略威慑,“晋”级核潜艇是解放军继第一代“夏”级核潜艇后研制的新一代核潜艇。中国海军还在建造能够支持常规作战和救灾活动的军舰,这包括数艘两栖舰和一艘“和平方舟”号医疗船。中国海军未来可能会服役第一艘“库兹涅佐夫”级(前“瓦良格”号)航母,该航母当前正在进行海试。一旦服役,它可能会首先作为固定翼舰载机的训练平台,也会列装其他装备进行救灾活动。而几年之后,中国固定翼舰载机力量可能会形成充分的战力。

  导弹——二炮部队。解放军第二炮兵部队正在通过部署了射程和弹头都得到提升的改进型导弹,对其短程弹道导弹部队进行现代化。它还在通过购买和部署更多的中程常规弹道导弹,来加强对陆地目标和军舰进行精确打击的能力;甚至还在寻求打击部署在第一岛链之外的航母的能力。与之类似,中国正在大量生产能够进行精确打击的巡航导弹。到2015年,中国将会部署更多能够进行公路机动的DF-31A(CSS-10 Mod2)洲际弹道导弹和得到加强的DF-5(CSS-4)井式发射洲际弹道导弹。二炮部队自身的力量组成面临着一些挑战,其中包括新系统和既有系统的一体化。

  地面力量。与解放军的其他兵种一样,中国的地面力量也在进行大规模的现代化,多个方面的能力在此过程中得到了改善。2011年年中,解放军开始把地面力量改组为综合的模块化旅级编制。解放军在2011年部署了新型直升机,其中包括开始部署新型国产Z-10武装直升机,及在陆航部队大量部署多功能直升机。随着2011年的结束,多种迹象表明,中国的多数陆军特种作战力量将开始进行扩编;一种性能得到提升的两栖装甲车也开始服役。

  在解放军中,越来越多的重装甲远程火炮以及射程得到加强的防空武器开始在一些单位服役。在现代化过程中,地面力量强调远程机动性和多兵种联合作战。不过,解放军地面力量仍然缺乏战斗经验,各级指导员的指挥能力也缺乏发现自身制约条件的能力,特别是在作战方面。这些问题因为在训练中缺乏实战环境而进一步恶化。不过,解放军从2011年开始实施能够帮助克服这些问题的计划,并希望在2020年解决这些问题。这些计划包括:建设加强部队之间的对抗训练,而非组建专门的蓝军;采用模拟器帮助训练;研制自动指挥工具来帮助指挥决策;加强解放军指挥人员的教育水平和科技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