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藏线老汽车兵曾遇百年罕见大雪死里逃生

川藏线

川藏线

川藏线景象

川藏线景象

  中国军网记者频道 (黄泰林 张海峰)“雅州风情物,小城别致幽”,阳春三月的雅安,春意盎然。在川藏兵站部第三十七医院政委雷辉刚的办公室里,记者看见他正在伏案笔耕,创作《三千里川藏线三千行史诗》:“我们驾着铁马穿行在云海间,莹玉般的雪山盘在脚下,沼泽般的险道无所畏惧;岁月磨砺坚韧的品格,风沙吹干青春的脸庞,我们一路高歌猛进,执著前行……”

  时光荏苒,作为一名在川藏线上奋斗了29年的老兵,雷辉刚对这条“西部奇路”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

  “一路格桑花,长在美丽西藏我的家。延绵川藏线,连着藏汉军民是一家”

  2003年5月初,时任川藏兵站部政治部宣传科科长的雷辉刚从雅安出发,沿川藏线执行任务。站在海拔4000多米的怒江山顶,广袤的雪域高原尽收眼底,勾起了他对川藏线往事的回忆,他情不自禁地唱起了那首自己创作的《一路格桑花》:

  一路格桑花 格桑花

  长在美丽 西藏我的家

  圣洁的格桑花 格桑花

  盛开在藏族儿女的家

  染绿了草原

  映红了雪山

  映红了雪山 染绿了草原

  啊 格桑花 格桑花

  藏族儿女的吉祥花

  格桑花 格桑花

  藏族人民心中的幸福花

  29年前的春天,刚入伍的雷辉刚第一次踏上川藏线。多少年过去了,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他仍记忆犹新:“川藏线蜿蜒崎岖,险象环生,是陪伴我成长的生命线。在这条线上,我和战友们饱经风霜,出生入死;这条线,让我刚强坚毅,读懂了军人的使命和人生的价值。”

  那时还是汽车修理员的雷辉刚,在随车队翻越二郎山时,顿时被二郎山的美景所吸引,他对指导员寺明能说:“没想到,天下竟有这么美丽的风景!”寺指导员告诉他:“川藏线延绵3200多公里,跨过14座高耸云端的雪山,飞越14条奔腾不息的江河,蓝天、白云、积雪、冰川、草原、森林,美景无处不在,构成诗一般的画面。但要知道,在这条线上,塌方、泥石流、雪崩,随时都有。这条线,山高路险,高寒缺氧,是川藏线官兵的生命线,是革命前辈和战友们用鲜血和生命铸成的。”

  随着海拔高度的上升,车队只能艰难地爬行。雷辉刚突然感到心跳加快,呼吸急促。随车老兵看见他高原反应强烈,便叫他到后排去吸氧休息,他坚决不去,强忍着不适。每次停车休息,他都坚持去检查发动机温度,看水箱是否需要加水,检查汽车轮胎,看是否需要更换。晚上是雷辉刚最难熬的时候,本来满身疲惫的他,由于严重的高原反应,完全无法入睡,只好坐着“闭目养神”。每天早上,他都是第一个去洗车、检查车辆。凭着这种坚强毅力,雷辉刚完成了他的第一趟“川藏线之旅”。

  第一次上川藏线,让雷辉刚对川藏线官兵的艰辛有了初步的体验。后来他所经历的故事,使他对川藏线官兵矢志不移地在川藏线上拼搏和他们那种对雪域高原博大的爱,有了切身的感悟。于是,他饱含深情地创作了《一路格桑花》,以表达川藏线官兵对雪域高原的特殊情感。

  “人们都说军人的爱是无私而又深沉的,而川藏线官兵正是将这种无私的爱传播到了雪域高原的每一个角落。”雷辉刚对记者说,“尽管川藏线官兵肩负着边防后勤保障的神圣使命,但他们从未忘记作为革命军人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1998年底,暴雪吞没了邦达以西的牧场和村庄,成群成队的牛羊暴尸雪野,300多台车辆和1000多名藏族同胞被厚厚的积雪围困在14个荒无人烟的山坳里。

  藏族同胞的安危,牵动着党和政府的心,也牵动着高原汽车兵的心。正在川藏线上执行任务的汽车部队立即组成抢险突击队,火速驰援灾区。雷辉刚随某汽车团400多名抢险官兵一起,在高寒缺氧的冰天雪地展开生命大营救。

  经过8昼夜的艰苦奋战,遇险群众全部获救,被困车辆无一受损。然而,抢险官兵却有85%被冻伤,150多名官兵的肢体一星期后才完全恢复知觉。前来慰问的西藏自治区领导看到这一幕,感动得热泪盈眶。

  “川藏线上的汽车兵,每时每刻都在用生命创造奇迹。大自然是无情的,但雪域高原的各族群众却是有情的。”雷辉刚对记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