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称亚洲安全会议没有哪个问题能绕开中国

  观·察

  “会上我到哪里都有人问我,中国国防部长怎么不来?”以学者身份参加本次会议的清华大学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对南都记者说。这个问题也是在本次香格里拉对话(亚洲安全会议)中各国代表和记者们最关心的话题。

  “要在美中之间选择一边非常困难”

  昨日,为期三天的香格里拉对话拉上帷幕。作为大会上最后一个发言嘉宾,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又被问到了一个三天以来出现过多次的问题:对于亚太地区中美两国的共同存在怎么看?黄永宏言辞坦诚:“对这一地区的国家来说,要在美国与中国之间选择一边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

  这句话反映出了本次参加香格里拉对话各东盟国家的真实心态。“经济上靠中国,安全上靠美国是东盟国家目前的普遍心态。”参会学者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对南都记者表示。

  “这个对话最开始举办实际上是由英美两国主导,探讨内容具有中国威胁论性质的一个峰会,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阎学通说。

  由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发起,在新加坡政府支持下,第一届香格里拉对话2002年开始举办,此后每年举办一次。去年,中国国防部长梁光烈率团参加了会议,并在会议上发表一个小时的演讲,介绍中国在相关问题上的立场。但头几届会议,中国尚没有高级别的国防系统官员参会,“当时的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是直接点名批评中国的,后来盖茨时期美国也习惯性地把参会代表分成两拨,一边是盟友,一边是对手。”已经参加过六七次香格里拉对话的阎学通感慨。

  而在本次对话中,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的发言则颇为讲求平衡,在讲述其亚太地区的战略伙伴关系时,帕内塔列举了盟友、伙伴等国家后,特别提到希望能与中国在该地区建立“强有力的合作关系”。

  不仅美国如此,东盟各国在本次会议上的发言也较为谨慎,“保证地区和平稳定”成为各国发言主基调。

  颇有意味的是,不仅今年中国国防部长未参加此次对话,与南海争议有关各方也表现得颇为低调。据主办方透露,越南国防部长拒绝参加本次会议,派出副部长参会,而且没有在任何会议上发表演讲。近来由于黄岩岛事件受到高度关注的菲律宾虽然派出了国防部长加斯明参会,但只被安排在闭门会议上发言。据透露,他的发言极为简洁低调,会议结束后,加斯明从厨房通道离开会场,以躲避记者的“围攻”。

  “没有哪个问题能够绕开中国”

  “大家好像都对中国国防部长没有出席感到很失望。”阎学通说。于是,“中国国防部长为什么没有出席”这一问题几乎在所有相关的会议与新闻发布会上都被提及。美国著名学术杂志《外交政策》的记者撰写“为什么中国防长没有参会”一文探讨原因。帕内塔的演讲过后,台下记者立刻提问美国对于中国未能出席有何看法?甚至在主办方的新闻发布会和美国参议员举行的联合发布会上,这一问题也被多次提及。

  会议主办方IISS主席约翰·奇普曼在接受南都采访时表示,主办方能够理解中国此次的决定,中国方面可能是由于国内的工作安排而无法参会。他同时称,去年中国国防部长梁光烈的参会很好地表达了中国方面的立场,是一次成功的对话。而美国参议员麦凯恩在发布会上对该问题也做出了基本一致的回答。

  美国防长帕内塔的回答则更为谨慎。他说,我们希望能和中国建立一种成熟的关系。只有两国之间紧密的交流与合作才能保证这一地区的平衡。

  “这些对于中国参会人员的关注说明,如果中国国防部长不参加,这一地区安全会议的作用就在下降,这个地区的各国都认可了这样一件事:正如帕内塔所说,中美之间的安全合作是这一地区安全发展的最基本因素。”阎学通说。

  在本次没有中国国防部长参加的安全会议上,美国如以往一样,与日本、韩国、新加坡、菲律宾等各国开展了多次双边与多边对话。但就对话的内容和结果涉及到的朝鲜核问题、南海问题、美国军事部署等问题来看,没有哪个问题能够绕开中国。

  由此来看,这场最初由西方发起,东盟国家举办和响应的安全会议如今已经不能接受中国的“缺席”了。

  奇普曼颇为感慨地对南都记者说,对于明年的会议,我们已经和中国军方进行了交流,就议题了解他们的想法,提供应有的帮助,并在建议下准备实施“预备会议”等新的想法。

  “中国军方对我表示,他们非常明白中国的声音在这个场合应该被传播出去,应该以国防部长级别的形式传播出去。我相信中国军方的这一表态,也希望能在2013年再次见到中国国防部长。”奇普曼说。

  南都特派记者 娜迪娅 发自新加坡

(编辑:SN049)

  相关专题:2012亚洲安全峰会在新加坡召开

相关热词搜索

留言板:010-82612286

返回首页

相关专题:2012亚洲安全峰会在新加坡召开

更多关于 亚洲安全会议 中国 国防部长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