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干部除军政过硬还需涉猎广泛才能带好兵

    下连后,“启蒙老师”寄语带兵人     ——广西军区某边防团带新兵干部骨干的探索与思考     本报记者 陈典宏 通讯员 谢指挥 蔡 炎

  新闻点睛

  ◢ 新兵下连,面临“第二适应期”的考验。如何在保证训练质量的前提下,确保新兵下连后各项工作的安全稳定,是一个值得各级带兵人用心探究的问题。

  ◢ 下连后,作为“启蒙老师”的新兵连带兵人有何寄语?广西军区某边防团60余名新兵连干部骨干在带新兵过程中的一些探索与思考,或许能带给现在的带兵人一些有益启示。

  不能因时因人而变——

  爱兵之举遭遇尴尬

  曾任新兵二连班长的王诗成的“遭遇”颇具代表性。班里新战士毛鹏家在农村,是村里的特困户,姐姐靠助学贷款上大学。了解到这个情况后,王班长便把班里战友的自发捐款交到小毛手里。谁知小毛不但不领情,还跟班长闹起别扭:你怎么揭我家里的“伤疤”?

  无独有偶。新兵一连排长罗潇则遇到了另一件事。前段时间排里几名战士患感冒,罗排长跑前忙后到炊事班烧红糖水让大家喝。可新战士贺新良既不服药也不喝排长的“爱兵水”。细问,小贺说:“排长你这药那水的,又没鉴定我哪敢喝?”

  类似的尴尬,让该团政委匡志文深思:带兵方法应因时因人而变,以变应变才能带好新兵。这也成为新兵连带兵人的共同体会。

  拿什么让新战士心服——

  老传统不丢,新办法跟上

  针对新兵下连后的“第二适应期”,这个团组织部分新兵“启蒙老师”就“如何当好新战士的领路人”召开“诸葛会”。

  班长曾成城(5年军龄,2次新训骨干经历):带兵贵在带心,摸不准战士的思想脉搏,就好比医生看病没有找准病因。有的战士不愿意说心里话,我们就要先跟他掏心窝,只要你真诚就能换来真心。

  班长陈刚(6年军龄,2次新训骨干经历):言传不可少,身教更重要。带兵人的一言一行,战士看得最清楚。你说训练很重要,首先班长自己的军事素质得过硬。你说政治教育重要,参加政治教育课时首先你自己要真听、真记,假如班长的笔记本都记得马马虎虎的,战士们还会把笔记当回事吗?

  副班长赵学军(3年军龄):今天的他们就是昨天的我们。听了一些新训骨干的发言,我想,只要我们平等、平和地看待他们,就能明白他们在想什么、需要什么。

  “诸葛会”上,经过相互交流,他们还摸索出不少方法与对策:要充分信任并帮助新战士树立信心,严慈有度不当“保姆”,循序渐进别急于求成,别往新兵身上乱贴标签,要掌握点实用的心理学知识等。此外,他们组织编写了《直面新兵,我们怎么做》的小册子,包括案例解析、经验之谈、心理疏导、训练场内外等6个方面内容。系列措施,让不少带兵人面对下连新兵心里有了底。

  留给带兵人的思考——

  既要知兵,更要知己

  新兵小鲁因入伍前父母闹矛盾,来军营后心里一直有疙瘩,训练打不起精神,班长、排长反复做工作也不见成效。同班读教育心理学专业的大学生新战友小任主动靠上去,没几天工夫,小鲁就振作起来了。

  新兵连新战士小吴,虽然只有高中文化,但视野开阔,训练间隙跟大学生排长向彬谈起“金砖国家”的武器装备,头头是道,让向排长自叹不如,受益匪浅。

  该团部分新兵连干部骨干告诉记者,这两件事虽是个例,但也给带兵人以启发:现在的新兵见多识广,且文化程度越来越高,如果带兵人没有“知识恐慌”“本领恐慌”,只停留在能跑会跳、能说会道等传统带兵人的素质基础上,势必无法适应新时期的新兵特点,想让他们服气、带好他们恐怕会有很大难度。拥有20多年军龄的团政委匡志文说:“现在的带兵人,除了必备的军政素质外,还得涉猎管理学、心理学、运动学以及文学、哲学、美学等多方面的知识,这样才称得上一个合格的带兵人。”

  一些新兵“启蒙老师”告诉记者,对新战士的每个成长阶段,带兵人都需要用发展的眼光搞好顶层设计,科学施训与施教。刚下连的新兵,只是基本实现了从地方青年到合格军人的转变,接下来的“第二适应期”是部队抓基层、打基础的关键环节,带兵人不但要引领新兵把“第二适应期”这一“短跑赛程”跑好,还要指引新兵把整个军旅生涯甚至更长的“长跑赛程”每一步都迈坚实。因此,如何给力“短跑”、助力“长跑”,是带兵人需要深入思考和实践的课题。

相关热词搜索

留言板:010-82612286

返回首页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