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炮部队士官从插拔接头基本功开始训练新兵

王忠心在测试设备。李鸿林摄

王忠心在测试设备。李鸿林摄

  “号手就位”

  ——记全军爱军精武标兵、第二炮兵某旅一级军士长王忠心

  本报特约记者 张 荣 余俊成 通讯员 尹 航

  “号手就位!”是第二炮兵部队的战斗口令。

  导弹发射前,指挥员一句“号手就位”,意味着长剑列阵,蓄势冲天。

  入伍25年来,王忠心时刻保持“号手就位”姿态,在平凡战位上书写着一名士兵的忠诚。

  那年,深秋的戈壁,朔风劲吹,长剑倚天。随着一声“点火”命令,导弹挟雷裹电,直扑目标。数分钟后,末区传来精确命中目标的捷报。

  刚从士官学校毕业的实习生、接触新型导弹才1年多的王忠心,不仅担任关键号位操作号手,而且操作精准无误,创造全旅实装操作的佳绩。

  “武器装备越是现代化,越是需要操作精准。”25年来,王忠心把“精准可靠”细化在每一组数据、每一道口令、每一步操作中。

  一次新装备训练,偌大的训练场上摆满了新装备。没想到,组训的王忠心却递给新兵王国胜一根电缆,让他练习2000次插拔电缆插头。

  “如此简单的动作也要专门训练,这哪是高科技部队啊,该不会是故意整我的土招法吧?”王国胜脸上露出不情愿的神色。

  见此情景,王忠心没有言语。他让王国胜站在测试操作间一侧,自己纵身跑向不同战位,手腕粗的电缆插头在他手中如仙女织布,飞针走线,不到10分钟,数百个电缆插头悉数对接完毕。王国胜拿着标准参数对数百个插头逐一对比,结果全部精准到位。

  “不管武器装备如何升级换代,我们号手始终要确保战位‘零差错’‘零失误’!”王忠心一席话,让王国胜懂得了“号手”的含义。

  该旅换装那年,正值伊拉克战争爆发。看到电视上导弹呼啸的镜头,“金牌”号手悄悄在心里给自己打上了问号:“信息化时代,如果跨不过信息化这道横杆,再耀眼的金牌也会失去光泽。”王忠心心中紧迫感油然而生。他不再满足于当一名会操作的号手,更想成为严格把关、善排故障的技术尖子。他开始着重研究导弹机理,涉猎整个测试控制专业。

  测试控制专业主要负责对导弹各个单元进行综合测试,仅专业教材就有20多本,操作规程数千条。为尽快掌握新知识、新技能,王忠心探索出一套独到的学习方法。他把看似迷宫般的电路图,像庖丁解牛一样分解成若干个小电路图,把每个小电路图与相应仪器设备对应,再将测试流程、工作原理与细化的小电路图串成一条线,达到形象直观、化繁为简的效果。他的这一创造,被誉为“王氏学习法”,如今已被沿用10多年,培养了一茬又一茬导弹操作号手。

  凭借一手绝活,王忠心进入了旅技术专家组,每次导弹出入库检测和年检,以及驻训演练、实弹发射等大型任务中,他除了担任测试控制指挥外,还临机处置技术故障120余例,无一失误。

  一次,旅担负上级赋予的导弹延寿整修任务。经过3个月的分解、修复、技术改造和分单元测试,一枚超期服役导弹在最后的综合测试中卡壳了。参与该型导弹设计的专家闻讯赶来,几天下来还是无法确定故障点。

  在一旁保障的王忠心,提出了自己的判断。最终,大家按王忠心的思路找到了症结。专家们感叹:这样的兵真是部队的“宝贝”啊!

  每年秋季,旅教导队导弹专业教室定期开讲,王忠心都是主要授课人。面对刚从地方大学入伍的新学员,他恨不得把自己所掌握的技能全部传授给大家。

  地方大学本科毕业的王治基下连时,旅里安排王忠心与他结成帮带对子。向一个只有中专学历的战士拜师?尽管了解王忠心的“名望”,王治基还是心有不甘。

  一次实装检测中,电脑显示某项测试数据超标。旅里安排王忠心组织技术人员排障,王忠心突然因“胃痛”难忍无法赶往现场,只好派王治基临时带队执行任务。

  技术操作中,能想到的方案都试了,数据仍然不稳定。无奈之余,他打电话向王忠心讨教。听完对现象描述后,王忠心立刻指出导弹某根电缆出了故障。撂下电话,王治基回到现场重新一查,果然是那根电缆出了问题。从此,王治基彻底服气了。

  在王忠心的帮带下,王治基很快成为导弹控制专业的“大拿”,先后荣获“全军优秀指挥军官”和第二炮兵“十大砺剑尖兵”殊荣。近10年来,王忠心带的徒弟先后有40多人进入第二炮兵和基地级技术尖子人才库,有6人走上旅团领导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