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专家称中国没有任何进攻俄罗斯计划

继承了苏联核武库的俄罗斯核力量拥有强大的力量

继承了苏联核武库的俄罗斯核力量拥有强大的力量

  中国威胁论真的存在吗? 

  中俄两国经济合作的发展远远没有像期望的那样快。原因之一是俄罗斯本身经济结构和东部地区经济的脆弱性。中俄还在上海合作组织的框架下进行中亚地区的合作。这一组织在中国的大力推动下产生,中国在该组织框架下积极地活动。

  西方有影响的政治家对中俄日益扩大和加深的合作表现出不满和不安。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和破坏这一进程,西方很早就开始担心,并想让俄罗斯也开始担心“中国威胁论”。这些人中最典型的就是布热津斯基,他在自己的一本书中写到,除了同西方进行合作,俄罗斯没有更多的选择,“如果俄罗斯想保住自己领土上最重要的东西,可以这样说,没有西方的帮助,俄罗斯对西伯利亚的占有是不会长久的”。

  但实际上,俄罗斯对西伯利亚的占有将是永远的:对这一点不可能有任何的怀疑。然而俄罗斯不应该独自,而是要同周边国家合作开发辽阔的西伯利亚、远东地区和北部沿海地区。俄罗斯没有任何必要和可能像索尔仁尼琴所建议的那样,无法接受西伯利亚和东北部地区由“无论是距离欧洲还是距离我国南部都很遥远的大陆”到“国家关注和民族活动的中心”的转变。俄罗斯无权对自己国家的东北部置之不理,因为开发这一地区的财富可以带来使俄罗斯发展和繁荣的税收。

  遗憾的是,除在美国和西方以外,在俄罗斯也有不少分析家、政治家和地缘政治家不负责任地、以不同论调用“中国威胁论”来吓唬俄罗斯的听众。在一个较为流行的报刊——《独立军事评论》上,有一个名为亚历山大的作者发表了超过10篇关于“中国威胁论”的文章。他的文章总是以这类词汇为标题:“北京之虎马上就要跳过来”、“近邻——未来的军事超级大国”、“俄罗斯被中国占领已不可避免”、“莫斯科依然面临严峻的选择”、“中国正在准备核战争”等等。这些作者一直以来力图要说明的一个事实是,中国有太多沉重的内部问题,只能通过对外扩张来解决,而最简便的方案就是入侵西伯利亚和哈萨克斯坦。“中国已经发展到了这样的阶段”,亚历山大这样相信,中国已经如此强大,可以通过武力来谋得生存空间。另一方面,中国的内部问题十分严重,这时就需要对外扩张来转移这些矛盾。一些军事专家多次这样说过:“如果不进行对外扩张,中国将无法继续生存下去。而最有利的扩张方向就是俄罗斯、中亚、哈萨克斯坦。不能排除中国扩军的可能。”[7]按照亚历山大的观点,俄罗斯只有一种选择——中国的和平扩张或者中国的武力扩张。这个结论不仅过于悲观,也是错误的。进攻像俄罗斯这样一个核大国无异于自杀,中国完全没有在这方面的计划。

  当然,没有人能阻止中国建立强大的经济、政治、军事能力。我毫不怀疑,在10—15年后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强大的军事、经济体。俄罗斯只能与这样一个巨大的、快速发展的国家为邻,我们必须学会与中国进行合作,在各个领域进行合作,包括修筑铁路和其他基础设施的建设。俄罗斯对外国投资很感兴趣,但是吸收和利用的还不够。然而,与西方相比,中国、日本、韩国对俄罗斯东部的兴趣更为浓厚。因此,与中国的接近不会成为新的威胁来源,而是俄罗斯新的竞争优势。所有这些担心中国向西伯利亚和远东扩张的原因通常都出于一个事实:中国有超过13亿的人口,而西伯利亚和远东的人口已经由1990年的2900万下降到2630万了[8]。为扭转这一人口变化趋势,需要数十年的时间和极大的资金。因此,经济学家和人口学家都认为从中亚和中国引进劳动力是可取的。

  中国的人口输出已经持续了1000年了,主要的方向是东南亚。中国在美国西部的移民要多于在俄罗斯东部的移民。在最近几十年,中国主要的移民方向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与俄罗斯无关。来到俄罗斯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的中国人同来到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南美的中国人不一样,后者为的是永久居留权。而且来到俄罗斯中心地区和伏尔加流域的中国人,也都规律性地只是为了挣工资,并不带家属。许多个世纪以前,中国人就开发了长城以北地区。但他们止步于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流域,没有进一步向北迁移。中国毗邻黑龙江流域的黑龙江、吉林、内蒙古三个地区的人口在2003年时就超过了7000万。按照北京的计划,中国在未来的数十年内将向北方迁移6000—8000万人。但是,中国绝不会去开发蒙古、哈萨克斯坦的草原和西伯利亚南部寒冷的地带。中国在1000年前就开始出现人口过剩,但一直没有前往西伯利亚地区,而是俄罗斯来到了这一广大的地区。中国文明的产生,正是因为拥有可以全年耕种的土地。开发西伯利亚的是占据了欧洲东北部和乌拉尔地区的习惯了严寒的俄罗斯移民。在19世纪下半叶,在无法开发阿拉斯加之后,俄罗斯开始开发库页岛。今天两国之间的边境线是国际公认的,无论是在俄罗斯,还是在中国,人们都还记得珍宝岛冲突这一悲剧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