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炮导弹旅试射10多枚新型导弹命中精度创记录

二炮东风15B战术导弹

二炮东风15B战术导弹

  本文摘自《解放军生活》2012年第4期

  这是我第一次走进一支比我还年轻的部队。所装备的导弹型号年纪比这支部队还小,都是最先进、最尖端的高科技产物;组成它的战士们大多都是些80、90后,私下里他们也爱讨论最新款的电子产品,但是上了训练场,他们就透出与年纪不相称的成熟;而它交出的成绩单“成功发射了10多枚某新型导弹,发射数量之多、发射精度之高,创造了第二炮兵之最”,会让不了解的人,以为它是一支身经百战的王牌旅。它其实只有5岁,不知道它50岁的时候会创造出多大的“奇迹”来。让我们拭目以待吧,二炮某新型导弹旅。

  对于士官小王来说,春节不能回家和家人团聚他没有哭;错失提干机会他也没有哭,但是第二次没有被抽中发射架,这个血气方刚的年轻小伙,却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感,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抹起眼泪来了。

  我们到旅里采访的时候正好赶上执行跨区驻训的官兵归来。这次驻训可不一般,过去都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有后勤保障组全程“保驾护航”。而这次后勤部门将不再担任战场“保姆”的角色,完全无依托,就连喝水发电全要自给自足。在保证顺利完成任务的同时,回到宿营地还要搭建野战帐篷和变形伪装网,训练强度之大可想而知。等驻训部队回到营区时,已是深夜十一点了,但路旁战友的欢呼声和映红了夜空的鞭炮火焰,敲碎了出征归来勇士们的疲惫,也照亮了那些成功完成某新型导弹三连射官兵脸上的自豪。

  在凯旋的队伍里,似乎并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兴高采烈。不了解情况的人不由得在心里打了问号,不是成功完成发射任务了吗?孙架长哭丧着脸给出了答案:“今年又没被抽中,太倒霉了。”要知道发射导弹可不是件轻松的事,但在导弹旅里,错过一个可能“闯祸”的机会却变成了一件倒霉事。

  几年前深秋的一个夜晚,空旷辽阔的某发射场,随着一声令下,傲然挺立的某型号导弹顷刻间喷吐烈焰拔地而起,挟雷裹电般直刺苍穹,稍顷,飞行末区传来命中目标的消息。“成功了!”发射场上顿时欢声如雷,群情激昂。这预示着导弹旅的测试发射精确度非常高。有一句不得不说的话是:该旅拥有这种导弹还不到三个月,确切地讲这个部队还不叫“旅”,只是一个“训练队”。这样的动人场面已经成了该旅的历史,类似这样的精彩瞬间,官兵每年都有机会碰上三两次。在这样的集体里,谁人能不争取证明自己的机会。“虽然我们是支年轻的部队,从没上过战场,打过真正的战役,但是我们会把每一次发射都当成一场战役来完成,一个高地来攻克。”陈前旅长的声音掷地有声。

  部队像一棵树,军事训练是树的主干,与主干无关的工作都可以毫不留情地清除,对中心有利的工作就要让它枝繁叶茂。陈旅长说:“中心就应该居中,工人是做工的,农民是生产粮食的,军人的职业就是生产战斗力的,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忘记军事训练这个中心,这是我们的职责。”

  2006年7月,在西北某靶场,正值高温酷暑和风沙季节,时任旅长的李友成带领60多人见习某型号导弹测试、发射任务,两个多月的高温天气大家一直在加紧模拟跑位训练,刚开始好多人不适应,流鼻血、嘴唇裂、感冒甚至有晕倒的。这么热的天还要训练,简直是“法西斯”,可是大家看到旅长在训练场上与大家一样时,怨言自然消失。在二炮首届军事技术比武中,该旅参赛的10名导弹专业选手取得了5个前三名的优异成绩。这个成绩只是一个缩影,这个成绩让这个新建部队在“老大哥”部队面前不谦虚了一次。

  还有第二次吗?有。2011年底该旅在某靶场成功发射了某新型导弹的三连射,创造了中国第一。

  导弹旅对训练工作的要求很高,兄弟单位人人都知道,但是他们不知道具体高到什么程度,发射营长出身的装备部长王东良说:“我们的标准是别人跳一跳也够不到。”一年,该旅奉命赴某靶场执行实弹测试任务,靶场的自然环境恶劣,合练期间正值三九隆冬,夜间最低气温达-34℃,官兵合住在一间破陋的大库房里,有的还挤住在帐篷里,无取暖设施,呵出的热气瞬间冻结成冰雾。睡觉时他们头戴棉帽,将所有衣物全压在身上仍瑟瑟发抖。官兵们干脆两人睡一个被窝,互相依偎取暖。没有饭堂,他们就搭帐篷做饭;面粉发不开,蒸出的馒头像石头蛋。买回来的蔬菜一会儿的工夫便冻成了冰疙瘩,实在切不动只好用刀砍。缸里的水一夜间结冰厚达10多厘米。但大家以苦为乐,以苦为荣,没有一人喊苦叫累。官兵们在刺骨的寒风中操作,为了手法准确和动作灵活,他们坚持不戴手套,不穿大头鞋,冻得手脚红肿。战士们接触到电缆插头等裸露在外的金属部位时,手便粘连在上面,有的一用力拽竟扯掉一块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