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称解放军应尽快发展反无人机战力(图)

资料图:伊朗公布“遭击落”无人机画面

资料图:伊朗公布“遭击落”无人机画面

  12月4日,伊朗军方击落一架北约无人机引发媒体热议。目前,随着智能技术和计算机技术的发展,无人机的发展十分强劲,大有替换有人驾驶战机的趋势。反无人机作战准备已不可或缓。

  当今世界,无论军事强国还是弱国,均把无人机作为军中利器。不管反恐作战,还是非常冲突,无人机几乎是逢战必用。自“9·11”以后美国确定把打击基地组织领导层作为反恐重要目标和策略至今,被美军击毙的“基地”组织本身及其各地主要分支头目已不下10人,如本·拉丹、穆斯塔法·耶齐德、扎卡维等,几乎都是被特种作战部队和无人机“定点清除”的。

  研究表明,奥巴马时期使用无人机发动袭击的次数4倍于布什时期,共消灭了1800名恐怖分子,达到了历史最高峰。

  而在利比亚危机中,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空袭更是派出了为数不少的无人机参与打击卡扎菲政府军行动,美国除派遣几架没有配备武器的“火力侦察兵”无人直升机外,还派出了携带“地狱火”导弹的MQ-1“捕食者”、体积与客机相当的RQ-4“全球鹰”无人机。同时,利比亚现政府武装运用从加拿大购买微型监视四旋翼无人机,快速推进至的黎波里,在空中追踪卡扎菲军队的行动。

  当前,世界各国均在大力研制和装备无人机。美军至今已装备了6000多架无人机,今后的采购量还将增加,并准备用X-47B无人机替代海军陆战队一部分或全部的F-35战斗机,超高音速“猎鹰”无人机试飞屡败屡试在所不惜;英法将目光瞄准先进的大型无人机,英国的“螳螂”和法国的“神经元”都是欧洲先进航空技术集大成者。

  日本除了与美国达成协议共同研发以外,还在自行研发状如巡航导弹的无人机;韩国则在2004年就开始批量装备国产“夜侵者”-300型无人机,美《防务新闻》称其水平处于亚洲第一级。与美不和的伊朗却热衷于发展小型无人机,不仅“偷窥”过美军航母,还曾在黎以冲击中助过“真主党”一臂之力。

  在中国周边,有关国家和地区明确表示针对中国部署无人机。2010年10月,日本在考虑是否购买RQ-“全球鹰”时,曾赤裸裸地宣称,就是为了“应对中国军力扩张以及朝鲜导弹的威胁。”2011年6月,正当中美两军关系因我军高层访美受到世界关注之时,美联社则报道称:“美军正在航母上部署无人机,这将成为反制中国军力增长的利器。”《印度时报》宣称,印度已决定沿着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部署“搜索者”-II无人侦察机和轻型直观测直升机,确保将中国边防部队的一举一动纳入监视范围,以“应对解放军在边境地区的快速现代化。”

  可以预测,一场以无人机为主体的机器人战争已拉开序幕。无人机已经成为信息化条件下作战的重要组成部分,并融合于各个时节和空间,正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地改变着战场面貌。本·拉丹活着的时候,曾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担心,自己及其他高级成员被无人机炸死。

  连使用无人机最多的美军,对反无人机作战准备也相当重视。美空军退役中将戴夫·德普图拉曾提醒五角大楼:“要记住,在过去20年里,我们在空中占据绝对优势——天空是我们的。但这种情况不会永远持续下去。想象一下,一旦有几百架敌方无人机在活动,我们将如何来明辨敌友,并且如何在有效对付‘坏蛋’的同时,让我们的无人机和其他飞机继续执行任务?”他呼吁必须考虑“设计和建立一个有效的防空体系,能迅速应对敌方的无人机威胁,同时不误伤友军飞机和导弹。”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无论从信息化战争形态发展趋势还是从面临的现实威胁看,反无人机作战已经现实地摆在了现役部队和后备力量面前,特别是随着无人机进一步向隐形化、高速化、侦察/攻击一体化、微型化和大型化方向发展,无人机的运用领域得到极大拓展,攻击无人机的越境攻击,使反无人机作战准备显得尤为重要和紧迫。

  当前,针对无人机的防空作战还只停留在理论研究阶段,针对性的作战研究和训练实践层次还比较低,应尽快列入作战准备内容,深入研究敌方装备无人机的种类数量、性能特点、担负主要任务及训练运用情况,强化反无人机的意识;加强世界上反无人机作战的战例研究,掌握各类无人机的强点和弱点,理清反无人机作战的基本思路;立足手中武器反无人机作战,苦练针对无人机弱点和破绽的制胜招数;跟踪掌握敌方无人机发展最新动态,发展具有我军特色的无人机及其战法,争取赢得先机。(陈启银)

相关热词搜索

留言板:010-82612286

返回首页

更多关于 解放军 无人机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