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军区配备一体化指挥平台破除传统思维

陆空协同演练现场。(晏 良摄)

陆空协同演练现场。(晏 良摄)

  本期话题:用好一体化指挥平台,部队应当做些什么

  编辑点睛

  平台训练要打破“二八律”

  ■计算机应用中有一个“二八律”,即计算机软件20%的功能足可满足80%的人使用,而其80%的功能是为20%的人(高级应用人员和专业人员)设计的。

  ■一体化指挥平台是未来体系作战的依托。官兵不能当“二八现象”中那80%,只满足于用其20%的功能,而要全方位精钻细练,用好高级功能责无旁贷。

  ■提升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离不开一体化指挥平台的深度应用。我们要不轻视,不“恐高”,敢于破除传统思维,向训练深度要效益。

  求援“鸡毛信”为何被压“箱底”

  一体化指挥平台投入使用不久,西藏军区某山地旅和某陆航团的一场陆空联合演练在雪域高原展开。战斗进入白热化阶段,陆航团指挥所突遭蓝方分队偷袭,他们立即通过一体化指挥平台向山地旅发出求援信息。谁知望眼欲穿救兵不至,眼睁睁看着指挥所被包了“饺子”。

  “你们呼唤空中火力支援,我们武装直升机马上到位;我们有难求援,为何不见拔刀相助?”演练刚结束,陆航团负责人就找到山地旅领导质问。山地旅领导一头雾水,点击一体化指挥平台显示屏细看恍然大悟:陆航团曾在3分钟内连发20多条求援信息,由于没有查看信箱,这些十万火急的“鸡毛信”竟被压在“箱底”。

  “打起仗来只考虑寻求其他作战单元支援,却缺乏主动协同友邻打仗的意识,导致一体化平台作用发挥不到位。”西藏军区政委郎友良说,像这样把“金刚钻”当棒槌用的现象还不少:

  ——把平台当成通讯工具,应用简单化。有的单位没有充分发挥平台在作战信息处理以及辅助决策方面的功能,只是把它当成一个和友邻通信的网络呼叫器。

  ——对平台功能不放心,为其加“拐棍”。有的单位担心平台功能不稳定,演练时在指挥方舱外搭一圈帐篷,组织人马按传统方式“辅佐”一体化平台作业。

  ——明知平台功能好,却难改老习惯。有的团受领战斗任务后,组织召开任务传达会不使用会议系统,而是让通信员通知前方营连军政主官到团指挥所面对面开作战会议。

  ——演练中指挥员询问部队位置,参谋习惯性地摊开地图而不是点击平台;统计历年训练情况,一本本翻合订本而不登录平台查询;呼叫远程火力支援,请求上级协调而不是直接通过平台发求援信息……

  这场战斗为何没有前线指挥所

  某旅首次依托一体化指挥平台组织演习,工兵营筑城连受命构筑一线工事。四级军士长张新社带领战士很快完工,特别是前线指挥所,隐蔽性强,结构坚固,攻防兼备。

  “把这个平了!”没想到在验收时,旅长方建国指着指挥所下令。张新社一头雾水:“多年来工事一直是这么构筑啊,没有前指怎么打仗啊?”直到演习结束他也不明白,没有前方指挥所,炮弹如何像长了眼睛似的在阵地“开花”。

  “前线指挥所到哪里了?”战火熄灭时,他在大后方找到了答案——野战方舱一体化指挥平台屏幕上,战场实况一清二楚,前线指挥所确实多余。

  张新社观念的转变是西藏军区部队深度推广使用一体化指挥平台的缩影,他们出台一系列措施,大力提高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

  ——完善信息系统建设。他们集智攻克指挥装备功能单一、互不兼容、性能不稳等难题,通过拓展功能、综合集成、更新要素,变树状指挥结构为扁平式网状结构,实现了信息互通和资源共享。

  ——提高信息化素质。根据总部颁发的训练与考核大纲,编拟了《一体化指挥平台训练与考核纲目》,设置了55个课目、200余项训练内容,使每个席位都有明确素质标准。

  ——斩断传统思维羁绊。对一体化平台的应用做出硬性规定,强制性要求指挥员通过“键对键”方式完成信息交流、互动决策、指令下达、情况反馈等指控工作,摸索适应一体化平台作业要求的作战文书拟制方法和格式。

  平台功能深度开发引来新景观  今年深秋,西藏军区万人千车在唐古拉山南麓,依托一体化指挥平台首次进行高原高寒地区陆空实兵实弹联合演练,取得圆满成功。

  演练力量多元,演习空间广阔,行动样式复杂,他们是如何实现“万人千车一屏显、千军万马一网统”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