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智库称经验表明中国面对强敌时并不惧怕动武

  在谈到美国有关战略能力与脆弱性的态度与政策时,报告认为受到太平洋和大西洋这两大天然屏障的保护,美国曾在两百年的时间里一直是世界上最不脆弱的国家。但在其国力逐渐走向强大的过程中,美国逐渐变的脆弱。从1950年到1990年,美国人一直生活在前苏联核打击能力的阴影中。特别是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时,美国人的脆弱感升至顶点。而2001年的“9/11事件”再次让美国人感觉到了这个国家的脆弱。此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远程弹道导弹的扩散、疾病传播、毒品、非法入境、国际犯罪和网络攻击都增加了美国的脆弱感。之后,报告又指出,美国需要在许多领域与中国保持相互战略克制,并提到了与之相关的战略脆弱性、政策和潜在利益。

  在核武器方面,用奥巴马的话说就是,“采取具体措施减少核武器所扮演的角色,同时保持美国的军事优势,从而威慑他国入侵,保护美国人民的安全”。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美国认为核武器唯一的作用就是威慑他国的核打击。美国在考虑与中国进行作战时,核武器的作用并不突出;因为对美国的重要利益来说,中国的威胁不太大。美国2010年发布的《美国核立场评估》报告呼吁,与中国和俄罗斯保持“战略稳定”;这可被视为美国认为两国之间存在相互核威慑。即美国认为在回应中国的常规入侵时,没有必要动用核武器;因为中国具有进行核报复打击的能力。《美国核立场评估》报告并不认为中国的核威慑引起了国内民众的担忧,或者政治领域的抨击。美国更担心的是伊朗和朝鲜的核武器,因此它一直在发展能够阻止这些威胁的导弹防御系统。美国一再表示,导弹防御系统还没有针对中国的意图;不过该系统当前的能力也不足以抵御中国的核打击。因此,这表明美国虽然没有公开表示,但它实际上承认两国的相互核威慑降低了美国的脆弱性。

  在太空问题上,美国的民众并不是太感兴趣;而美国政府则非常担心其卫星的脆弱性,因为美国对卫星的依赖正在不断增加。2010年发布的《国家太空政策》报告宣布,“太空自由关涉重大国家利益”。也就是说,如果有国家干预美国对太空的使用,这将被视为敌对战略行为,将采取措施进行遏制。但是,抵御他国对威胁的打击非常困难,而要复制卫星也非常昂贵;因此,美国认为威慑是降低卫星脆弱性的重要手段。《国家太空政策》提到,“美国视自己的卫星为重要的国家利益……并将对那些攻击美国卫星的国家做出恰当的回应”。尽管美国不排除用多种手段报复中国的卫星打击,但威慑及一定的报复行为则是更为可靠的手段。报告同时也提到,美国呼吁加强自身的太空优势,并非是要阻止他国对太空的和平使用。总的来讲,因为美国比其他国家更依赖卫星,而同时又难以充分保护自己的卫星,它可能在战时把太空划为他国的禁区。不过,美国又对中国的反卫星能力感到纠结。美国认为,中国是能够对其卫星造成威胁的主要国家。但是,中国对卫星的依赖也在增加,如果中国攻击美国的卫星,美国也可以摧毁中国的卫星。甚至中国没有采取打击美国卫星的措施,美国也会这样考虑。

  另外,网络也是美国非常担心的一个方面,而且它在网络方面的意图也还不清楚。奥巴马曾宣布,“美国21世纪的经济繁荣将取决于网络的安全”。曾有美国国防部副部长提到,“网络攻击可能使得对手遏制美国具有压倒性优势的常规战力,而且网络攻击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并且追踪发起网络攻击的势力也非常困难。网络攻击可能不会带来核打击所造成的大规模伤亡,但是这同样也能瘫痪整个美国社会。”从美国的态度来看,可能既希望与他国保持网络攻击的战略克制,同时将会遏制对手的网络攻击能力。

  报告的作者认为,美国应该接受中美两国的相互战略克制。如果可能,也应该加强在太空和网络领域的相互克制。这样会降低不断增加的战略脆弱性,可以使美国腾出精力去处理其他国家安全问题;因此,加强与中国的相互战略克制符合美国的利益。当然,中美之间存在不少问题:贸易逆差、汇率问题和知识产权保护;在全球气候变化问题上的分歧,以及对中国没有阻止伊朗及朝鲜核扩散的不满。因此,如果中国不想加强两国的相互战略克制;特别是在中国抵制这个概念的时候,美国应该让中国领导人意识到,战略脆弱性是两国共同面临的问题。同时,美国还应该提出两国进行全面合作,处理这些问题的整体框架。如果中国对相互战略克制感兴趣,美国应该考虑如何控制这对威慑、军事作战需求、地区稳定与盟友安全所带来的影响。整体来看,美国并不认为中国会像美国所希望的那样——接受相互战略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