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船员称跪地仍遭韩海警殴打 严寒下仅穿短裤

船员向记者展示自己身上的伤痕秀

船员向记者展示自己身上的伤痕秀

  环球网2月3日消息,浙江一艘前往韩国专属经济区收购渔货的“浙台渔运32066”渔船在1月17日回国途中遭韩国海警突击登船,13名船员均遭无端暴打,多名船员重伤,渔船也被扣留近十日才得以回国。虽然韩国政府有关人士坚决否认韩国海警打人、开枪等一系列暴行,但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获得了浙江台州海洋与渔业执法支队1月29日对返国船员进行询问的笔录原件。这些来自当事者的亲口描述为我们提供了一份了解事件真相的有力依据。

  “浙台渔运32066”船员何中州讲述道,在我船船员没有逃避检查、没有任何反抗的情况下,韩国海警把所有船员铐起来,并强迫船员跪下去、脸贴地,还要进行殴打,致使多名船员受重伤,这已经不是渔业执法,而是“暴徒行径”。他还称,船长王小富被打后一直光着脚,童加明被铐遭打后一直穿短裤背心拖鞋。他们要求穿衣穿鞋,却遭韩方拒绝,这也是一种“虐待”行为。

  以下为何中州询问笔录原文:

  询 问 笔 录

  询问机关:台州市海洋与渔业执法支队

  询问地点:台州市海洋与渔业局

  询问时间:2012年1月 29日 16时 00分至 12 时 10 分

  询问人:吴军杰、庞虎林

  记录人:庞虎林

  被询问人:姓名何中州 性别男年龄 28

  职务船员

  工作单位浙台渔运32066船

  我们是台州海洋与渔业执法支队渔业行政执法人员,这是我们的执法证件,请你确认。现在就你所反映的船员在1592海区第5小区被韩国海警3002执法人员暴力执法,导致船员受伤一事(案件)进行调查,根据有关法律规定,你须配合,并如实回答询问。

  问:简单说一下你船的基本情况

  答:我船是一艘渔获物运输船,船上共有船员13名。

  问:韩国海警什么时候登临你船检查你,具体经纬度多少?

  答: 2012年1月17下午二点半左右,具体经纬度大约在东经125度40分,北纬32度12分。

  问:当时你在船上吗?

  答:当时是我在船上。

  问:请把你所经历的韩国海警登临检查的有关情况说一下?

  答:当时大约是17日下午二点半,我正睡觉时,听到船上二楼响动。我起来走到二楼驾驶室门口,发现几名韩国海警,正在殴打船长王小富,还有一名船员艾明已被打倒在地,头部已经流血。我往驾驶室里走去,这时有一名韩国海警,拿着铁质的伸缩警棍指着我。我举起双手,问他会不会说中文,请他不要打人。这时楼下又冲上来一名海警,没说二话,朝着我的腰部打了一棍,把我们往外赶。此时驾驶室里共有4、5海警,其中一名在摄像,两名在打船长,还有一名将我船船员李毕林挤在驾驶室左前角拿警棍在打。这时,其中一名海警拿着佩枪朝着驾驶室的地板、窗户开了大约5、6枪,意图恐吓我们。我退出驾驶室,站在二楼厕所门口。船长被打得后脑勺出血,捂着后脑,沿着楼梯向楼下跑去。驾驶室还有三名船员被韩国海警暴打,紧接着,门被关上,打人的声音不断地传出来。我和闵昌现在门外叫他们不要再打人了。门打开了,我们被拉进去。我一进去,一名韩国海警用橡胶的“7”字型警棍朝我头部猛击一下。这时上来一名海警,拿着一次性的塑胶手铐,把我和闵昌现铐起来。至此,驾驶室里共5名船员,除了艾明打昏趴在地上,其他的李毕林、李祥华、闵昌现和我都被铐起来,海警用警棍示意我们蹲下。蹲下后,一名韩国海警一棍打在闵昌现头上,闵昌现一下子倒地,鼻孔和嘴巴都开始流血。接着,我的头部被猛击三棍,我本能地把手捂住头部,两手手指一阵剧痛后手部失去知觉,侧着倒在地上。艾明双手抱头,头部血流不止,跪着趴在地上,韩国海警朝着艾明的腿部猛击几棍。李毕林和李祥华也被不同程度地殴打,其中李祥华被打次数最多。韩国海警打完李毕林和李祥华,转回来又朝闵昌现胳膊、肩膀猛打几下,并朝我的后背、髋部猛击几下。随后,用警棍示意我们脸朝地趴下,并用警棍使劲戳我们后脑勺。过了一会儿,一名韩国海警把我拉起来,示意我往外走。下楼之后,我看见我们的船员大部分都跪在船头,艾明跪趴在一楼门口,衣服上全是血,地上流了一滩。船长侧倒在地上,身上、脸上、手上全是血,一动不动。韩国海警让我也到船头跪下,这样,除了昏倒的船长、艾明,其他的船员全部都被铐起来,跪在船头。过了没多久,韩国海警用船上的被子,把船长和艾明包起,用担架抬起,移到他们自己的执法小艇上。我和李毕林、李毕太、闵昌现等6人也被送到小艇上,并被转移到海警3002船上。闵昌现被韩国海警带走,后来据说与船长王小富、艾明一起,通过直升机被送到济州岛的医院。

  到18日下午,离被殴打整整26个小时多,韩国海警只给我们吃了一小纸杯方便面。

  问:韩国海警有没有送你到医院检查并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