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称中美应以谦逊态度看待对方不该冷嘲热讽

  (原题:扫除中美战略互信三障碍——探索中美战略关系新思维)

  作者:王缉思、贾庆国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敏 北京大学特约研究员;钱颖一、白重恩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整整40年前,中美两国在几乎没有任何经济、社会、文化交往的情况下,从各自安全战略需求出发,开始实现双边关系正常化。如今,中美关系已经发展为世界历史上最为复杂的国际关系。我们应当站在全球战略高度和人类历史新起点,重新思考两国关系的本质和未来,开创国际政治的新思维。

  中美关系重要性前所未有,但面临重大考验

  进入21世纪特别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世界局势更加复杂多变。今天的中美关系突出呈现两大背景:一是中国成功应对危机,经济规模持续扩大,迅速走到国际政治和全球治理的前台;二是发达国家经济、金融体系遭受重创,复苏进程曲折缓慢,欧债危机愈演愈烈。在此形势下,美国为克服自身困难愿与中国加强合作,让中国承担更大的“国际责任”;中国则愿为稳定全球金融形势、推动经济复苏多做贡献,以化解美国和外部世界的戒心和忧虑。由于中美两国经济总量、外贸总额分别占到世界1/3和1/5,中美两国的内部发展、对外战略和相互关系,对世界经济、政治正产生越来越重要的影响。两国领导人都认为,中美关系已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

  与此同时,中美战略关系正遭遇更为严峻的挑战。冷战结束至今,中美关系几经波折。“9 11”事件爆发后,反恐成为美国全球战略的首要任务,而中国抓住重要战略机遇期,一心一意谋发展。双边关系呈现“复杂相互依存”局面,基本稳定的战略格局维持了十年之久。进入本世纪第二个十年之后,中美实力差距缩小,结构性矛盾凸显。两国在经济、政治、国际安全等领域的若干利害冲突呈逐渐扩大、激化的趋势,彼此戒心加重、疑虑增多。最近,美国高调宣布“重返亚洲”,进一步加强针对中国的军事部署,同时推动“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一些美国政界人物视中国崛起为美国最大的外部挑战,指责中国在某些国际问题上拒绝与美国合作是为削弱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这些动态在中国民众和政治精英中引起很大反响,许多人据此认为,美国的长远战略意图就是遏制中国,阻止中国发展强大,所以中国应当在国际上对美国实行强硬的反制措施。希望加强中美合作的两国人士,纷纷对中美战略互信降至低点深表忧虑。

  中美缺乏战略互信的主要表现与深层原因

  胡锦涛主席指出,中美要做互尊互信的合作伙伴,持之以恒增进战略互信。我们认为,双边国际关系中的所谓战略互信,指的是双方都深刻了解对方的战略意图,并在涉及各自核心利益的领域,持有对于对方立场和行为的积极预期。建立战略互信,并不意味着否认利益冲突和观念差异的客观存在,而是在“共同利益大于分歧”的认知基础上,努力减少利益冲突和观念差异对两国关系的影响,形成长期良性互动的局面。从中美关系现状看,双方的战略互信尚远远滞后于业已形成的共同利益。

  造成中美战略互信缺失的主要表现和深层原因

  双方真诚沟通不足,某些共识未见诸行动。去年1月胡锦涛主席成功访美,双方达成了意义深远的新的战略共识。目前,两国在各层次、各领域都建立了不少卓有成效的对话机制,特别是最高层次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但也有某些中美对话流于形式,各说各话,说虚话套话,或者说归说、做归做,达成的共识没有落到政策实处,更未落实到实际行动上。最近,美国国际集团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莫里斯 格林伯格先生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指出:“过去几年里,本人有幸参加了一些中美两国经济学家和贸易部门官员之间的对话。结果每次情形都一样。双方各自陈述自己一方的问题和担忧,并向本国政府汇报对方的问题及担忧。虽然对话过程非常热烈友好,但没有解决阻碍两国经贸关系发展的任何问题。”对此,中美双方许多人都有同感。现在的主要问题不是对话机制不够多,范围不够广,层次不够高,而是一些对话未能切中要害,没有解决实际问题。

  经济摩擦政治化削弱战略互信基础。经贸关系一直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但随着中美经贸摩擦增多且日益政治化,这一“压舱石”的份量越来越轻,有时甚至成为战略互信的“绊脚石”。美国多次提出要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加以制裁,继续严格限制高技术产品的对华出口,对中国企业赴美投资设置政治障碍。在今年的美国大选进程中,一些政客出于政治动机,竞相把中国作为美国经济低迷的替罪羊而加以攻击。这些行为都对战略互信有害而无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