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援:南海国家误以为中国用岛屿换和平或引冲突

  参加2012“金色眼镜蛇”军演的美军士兵。

  参加2012“金色眼镜蛇”军演的美军士兵。

  在罗援看来,这一次美国是铁了心要重返亚洲。他认为奥巴马政府此时将美国军事重心转向亚太地区,目的有四:

  其一,要“维持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确保美国的绝对安全、保持美国的绝对优势。中国崛起让美国不适应,美国担心中国动摇其地位。

  美国迫切希望在亚太地区维护霸主地位,显示美国的存在,不允许在亚太地区出现一个排美的政治、经济、安全力量格局。

  中国腾飞有两翼,南有东盟,北有上海合作组织,但这两个区域组织中都没有美国,美国因此害怕被中国排挤出局。

  其二,搭亚太高速发展的顺风车,解决国内经济困境。在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的境况下,与陷入欧债危机的欧洲相比,亚太地区成为促使全球经济提速的引擎,美国对外投资和贸易的一半以上都在亚太地区,因此,美国的战略重心必然要向亚太地区倾斜。

  其三,在亚太地区兴风作浪,利用矛盾拉帮结派。美国在亚太地区有美日、美韩、美澳等五大军事同盟,最近,美国又与一些南海国家加强了军事联系。

  美国此举的目的之一就是向他们传递一个信号,尽管美国大幅削减军费,但美国对他们的安全承诺不会降低。

  把中国作为主要竞争对手不是一个美国总统的意志,而是冷战思维的延续。

  新中国刚成立时,杜鲁门总统提出著名的杜鲁门主义,其核心思路就是遏制共产主义在全球的扩张,奥巴马提出重返亚太就是这个思路的延续。

  其四,在亚太地区提前布局谋势,遏制中国崛起。尽管一些美国政要“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宣称此举不是针对中国,但这只是欲盖弥彰。

  放眼看去,美国在亚太强化与五大同盟的关系,调整五大军事基地群的部署,在中国周边寻求更多的军事基地准入权,开发更多可利用的战略伙伴和资源,加强针对中国的战略侦察和联合军事演习,谁能相信这不是针对中国?不是冷战思维的回归?

  美国的麻烦

  色厉内荏 以攻为守

  罗援将军并不看好奥巴马政府的如意算盘。他称,美国这次防务战略调整是在战略收缩期的调整,貌似咄咄逼人,实际上是以攻为守。理由有三:

  其一,这次战略调整是迟来的调整。上世纪90年代科索沃战争之后,美国认为已经基本把巴尔干半岛摆平,为了保持全球战略平衡,原先以欧洲为重点的战略天平可以朝亚太地区倾斜了。

  但由于“9·11事件”,美国推迟了本已着手开始的战略调整。因此,这次调整是上一次调整的继续,但这次调整并不意味着美国已经“脱欧入亚”。

  地缘战略家斯皮克曼认为,谁统治了欧亚,谁就控制世界的命运。欧亚权力平衡会直接影响美国,美国不会置欧洲于不顾,它仍然会“东张西望”兼顾欧亚,这就极大地分散了它的战略力量。

  其二,这次战略调整是美国在经济不景气下的无奈之举。美国的战略调整除了在冷战时期与前苏联严重对峙和在越南战争后期的战略调整外,大多是在战略扩张期的主动调整。

  而这次调整是在美国经济遭到金融危机重创、经济提升乏力、失业率居高不下、面临预算大幅削减压力下的一种被动调整。

  美国的军力一向以经济实力为后盾,现在经济出了问题,囊中羞涩,不得不裁减军队。连自己军队的发展都困难重重,美国还有多少本钱用于亚太地区?

  其三,这次调整是美国经历了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后的战略收缩。两场战争消耗了美国大量的财力物力,战争后遗症将长期困扰美国。

  美国意识到它已经无力再奉行“同时打赢两场战争”的战略,不得不改为“确保打赢一场战争,同时,遏制另一场战争”的新战略。

  此时的美国,已经不可能十指摊开,他必须握拢拳头,这就叫做“色厉内荏”。因为美国树敌太多,防不胜防,按下葫芦浮起瓢。把军事战略重心移向亚太地区,“后院起火”怎么办?

  罗援将军强调说,美国重返亚太,不会给这一地区带来安全,只会是动荡,他反问说:“美国军舰频繁出现在亚太地区,频繁在亚太地区举行军演,你能想象它会给亚太地区带来和平与安宁?”

  美军重返亚太

  或是重大战略错误

  上月初,美国海军作战部部长乔纳森·格林纳特说,美国超过1/3的战舰数量将转移至西太平洋地区。

  罗援回应:“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同时还要客观评价,能干与想干不是一回事,美国试图围堵中国是毋庸置疑的,但能否做到?

  ……美国现在共有11艘航母,在中东就部署了3艘,还要几艘看家护院,这样的话,派三分之一航母到西太平洋地区就很困难了。”